本网首页 本网头条 深度报道 名优品牌 贵州美食 消费维权 市场监管 网络热点 食品安全 人物访谈 图片新闻 专家意见 超市商场 政策法规 糖酒汇 电子版 美食论坛
贵州食品 > 市场监管 > 正文

开心人等医药电商违规销售处方药 监管成纸上谈兵

2014-05-27 11:19:46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文章导读: 服务台预约、小窗口挂号、门诊室排队……病患动辄一小时的等待只为了医生笔下的一纸处方。但这张具有法律效力的小纸片到了医药电商时代,有时却形同虚设。

  【产业·公司】电商违规销售处方药

  能买医院限量10倍之多的“限购药”

  服务台预约、小窗口挂号、门诊室排队……病患动辄一小时的等待只为了医生笔下的一纸处方。但这张具有法律效力的小纸片到了医药电商时代,有时却形同虚设。

   记者调查发现,手握互联网药品交易正规牌照的网上药店变相“解禁”处方药销售,其中不乏行业领军公司的身影。

  据了解,近两年药品监管部门三令五申禁止这种扰乱处方药正常流通秩序的行为,并多次督促整改。有网站虽在重棒下“下架”了部分处方药,但仍在打擦边球。

  开心人、康爱多等网售处方药

  “我自己的亲戚也经常在网上买处方药,动动手指就能买到药,图个方便。”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高级医药合伙人、曾从事一线医药营销工作10余年的史立臣对《中国经济周刊》笑言。

  “但这是违规的,不管有没有正规牌照,网售处方药就是违规。”他收敛笑容,转而严肃地对记者强调。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即使是拿到《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的合法医药电商也只被允许出售非处方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用邮售、互联网交易等方式销售处方药。”

  而在现实的医药电商世界,这却成为一纸空文。记者调查多家医药B2C网站,发现仍有网站可以变相实现处方药购买。

  “药品监管部提示:如发现本网站有任何直接或变相销售处方药行为,请保留证据,拨打12331举报,举报查实给予奖励。”在开心人大药房一款处方药“左洛复”的信息上方,煞有介事地给出了这样一条提示,并以“本网站不销售处方药”自陈清白。据悉,开心人大药房曾是网上最大医药电商,线下拥有很多平价药房实体店。

  据悉,一年前这条提示并不存在,当时网站只在药品下方注明了“本产品为处方药,需凭医生处方购买”字样。

  不过,这样的改变只是线上药店的文字游戏。当记者以购买者身份点击药品下方的“药师咨询”按钮时,对方只是以文字形式询问了“以前是否用过这药,或者医生建议服用这药”,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便直切主题“你需要几盒”,并表示“网站只是代下订单,由线下实体药店发货”。

  但当记者试探“是否需要传真处方给实体店”时,对方不置可否,并希望记者尽快提供姓名、手机号等收货信息。记者还以类似方式在康爱多等多个网站上顺利买到处方药。

  网售处方药监管“纸上谈兵”

  “现在美国是允许一些拿到资格证、许可证的电商网售处方药,而我们国家监管层最主要的顾虑还在于处方药本身的毒副作用,怕引起药害事件。”史立臣对记者分析。

  正是预料到了线上市场可能存在的流通乱象,监管部门也曾约谈部分法人代表,不过,目前的监管方式仍被圈内人点评为“纸上谈兵”。

  据记者了解,一般情况下,药监部门一是查看网上药店的处方药信息是否链接了“购物车”,提供直接购买的按钮;二是追查网上药店的进货、销售、库存是否有处方药记录。然而,国内稍有规模的医药电商只要采用“线上销售、线下配送”的办法便能轻松规避监管。

  “电子药店本身是跨区域作业,比如北京发生病患药害事件,销售药品的平台可能在上海,对于不归属一个辖区的医疗事故,执法就会存在难度,各地政策也有差异。”七乐康网上药店COO赖裕锐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在现有监管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处方药在线上的违规流通会带来潜在的风险。

  上海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位内部人士则对记者坦言,以往实体药店销售处方药的主要依据是病历卡和处方,而即使在要求购买者如实填写登记表的前提下,售后追溯的情况也非常不理想,“我们曾经做过调查,约有一半的登记电话回拨过去是空号或者停机,网上变相销售处方药的情况可想而知,这对于药品安全性的追溯管理非常不利。”

  记者注意到,由于网络购买的私密属性,处方药的变相“解禁”还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危害。以一款精神类抗抑郁处方药“赛乐特”为例,开心人大药房给出的优惠装最多达到了20盒。

  但据徐汇区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生饶顺增介绍,赛乐特成人每日最大剂量一般不超过50mg,“它是口服抗抑郁药中药性较猛的一种,依据个人体质不同可能伴生各种副作用,还对一些特定人群慎用,医院一次配药的上限是不超过两盒。”

  而根据网上药店20盒即200粒的上限计算,一个账号可以一次性购买的剂量达到了4000mg。单次购买量就是医院购买上限的10倍之多,用户还可以通过不同网站或注册不同账号逐次分批购买,实际等同于这类处方药“不限购”。

  金象、壹药等沦为网上“非主流”

  金象网这家拥有上市公司背景的网上药店已较半年前“改头换面”,但如今的客户体验却备受吐槽,虽然有复星医药“撑腰”,却沦为网上药店中的“非主流”。“处方药的图片在网上只做展示用,不能下订单,必须提供处方。”金象网在线咨询药师对记者表示。

  梳理股权结构后可知,金象网是金象大药房在线电商,2010年复星医药将金象大药房注册资本由2000万元增至4222万元,同时注入1亿元资本公积金,由此成为控股股东。不过,曾经高调上线的金象网虽然“守规矩”,却难以得到消费者垂青。

  在线药师的等待连通时间超过10分钟,其间没有任何文字提示;短短三五句的在线咨询就要花费半小时;400客服电话接通后立刻被挂断;夜间在网页提交订单后承诺的“药师回拨”也成了空头支票。

  类似情况也发生在壹药网身上。壹药网的线下实体店广东壹号大药房隶属于中国平安集团,记者注意到,壹药网前身“1号药网”就脱胎于平安药网,去年底曾有多种头孢类药品、诺氟沙星胶囊在售,如今都已下架,但这条金融巨鳄似乎失去了用心打造医药电商平台的兴趣,原本优质的客户体验同样一去无返。

  对于部分网店变相“解禁”处方药,史立臣分析认为,商家既有利可图,也有需求市场,监管层未尝不可适当疏导放开。“整个药品市场上,处方药占到70%以上份额,需求量远远超过OTC(非处方药)和保健药品等,处方药的销售利润也高于其他,未来或许也可以学习美国市场那样逐步放开,但现在还没有找到很好的监管办法。”

  在他看来,在电商平台上,如果要求患者远程提供医生出具的诊断书或者病历卡扫描件,或者传真身份证复印件留作底档,会是可行的方案,但涉及到执行层面,还需要监管配套。

分享到:

上一篇:卖豆子时教客户做毒豆芽 买卖双方均被判刑
下一篇:最后一页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我的态度: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汤臣倍健发声明:未生产鱼肝油普通食品 汤臣倍健发声明:未生产鱼肝油普通食品